跳公交

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小儿子刚满三岁,国庆节黄金周时出门旅游,夫妇俩希望留下孩子小时的纪念,于是用借来的v8给孩子录像,从名胜古迹到街心公园,四处都留下了一家人的快乐的身影,孩子来到公园时,显得特别活泼,在一棵大树前开心地跳啊跳啊,夫妇俩沉浸在幸福的愉悦当中,并没有发现孩子已经表情木然的跳了好久了,那孩子丝毫没有累的意思,只是不停的跳啊跳啊突然间就倒了下去,夫妇俩吓坏了,赶紧打了120,把孩子送到医院后,发现他早就断气了,死亡原因医生也说不确定,只说可能是因为运动过度,心脏无法负荷导致死亡。

2017年9月17日  叶子封

一知半解错用烧酒当酒精 小唐和小冯生有一对龙凤胎,儿子名叫“威威”,女儿名叫“蕊蕊”。去年8月,夫妇俩带孩子回山区老家“庆生”。次日凌晨4点多钟,小冯发现蕊蕊在发烧。由于小山村缺医少药,小唐想到了用酒精擦拭身体退烧。没有酒精,夫妇俩就用家中的60度烧酒代替。 夫妇俩用纸巾蘸酒,为这个刚满周岁的孩子擦了脑门、颈部、腋窝、大腿根、手心、脚心、前胸及后背。半个多小时后,孩子的“烧”有些减退了。然而,就在这时候,小冯发现躺在自己怀里、一直昏睡不醒的蕊蕊,突然面色潮红,烦躁不安,同时还伴有恶心呕吐。不一会儿,蕊蕊的四肢又出现了抽搐,并且呼吸不畅,喉咙里像塞着什么东西。 小唐连忙敲开了邻居家的门,借了辆摩托车,就带上小冯和女儿蕊蕊直奔市区。 凶手不是高烧是酒精中毒性脑病 医院急症室立即组织全力抢救。大约2小时后,几位医生疲惫不堪地从急症室走了出来,并心情无比沉重地把夫妇俩领到进一间办公室,讲述了孩子的病情和抢救经过。 “什么什么,我女儿中毒死了?她中了什么毒?”小冯拖着医生的胳膊就进了急症室。医生不停地摇头:“孩子中毒程度太深,又没及时来医院抢救,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见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小冯和小唐哭得死去活来。 待夫妇俩稍稍平静,医生才说:“你们的孩子死于酒精中毒性脑病。”小唐大惑不解:“我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喝酒,又怎能酒精中毒啊?”“是的,”医生继续解释说,“你的孩子是没有喝酒,但不等于她的身体没有接触过酒精。孩子酒精中毒的主要原因,就在于你们用酒精为孩子擦浴退烧不当。要知道,婴幼儿的皮肤比较娇嫩,毛细管丰富,因此,在用酒精擦浴的方法退烧时,应选用含量为25%~35%的酒精。而你们却是用酒精含量60度以上的酒液为孩子擦浴的,并且,擦拭时间较长,擦拭面积又大,致使酒精经皮肤大量吸收入血液,造成脑及脑膜充血水肿,致使孩子因呼吸麻痹、重度缺氧而死亡。” 再遇险情忆教训 时隔半年,小唐夫妇渐渐从丧女的悲痛中走了出来。2008年10月29日,是小唐父亲70岁寿辰。小唐特地借用朋友的小轿车举家前往,只为一旦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几十分钟就可赶到市医院。那天,小唐一家3口刚到父母家,天空就下起了瓢泼大雨。也真是无巧不成书,威威因为睡觉时蹬掉被子受了凉,体温一下了升到了38℃。夫妻俩慌了,立即发动车子、拉上小冯和孩子就准备往城里去。父母和邻居们连忙阻拦,坚决不放他们走。因为,出山的路都是黄土路,本来就险峻异常,现在又是雨天,到处是泥泞,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贸然出行,不但给孩子看不成病,闹不好还会车毁人亡。 万般无奈之际,小唐突然想起,他在来这里之前就为孩子准备了一大包常用药,其中包括一瓶含量为25%~35%的酒精。小唐准备让孩子喝退烧药片。小冯说:“孩子烧得不是很厉害,要不先用酒精擦浴的方法为孩子退烧,如不见效果再服药也不迟。”

这对夫妇伤心欲绝,回到家后两个人久久都不能接受这一事实,总希望儿子能活过来,那么可爱的小孩,要是车祸事故,遇到杀人狂还好些,只是跳跳就死了,怎么可能呢?

“喂,你干什么?”

都说时间能抚平伤痛,但两个人觉得时间越长就越想儿子,两个人都日渐憔悴,时间也慢慢流逝,转眼又是国庆黄金周了,两人都受不了思子之苦,在儿子忌日那天拿出当时的录像来看,没想到,镜头里一直在跳啊跳啊的儿子不是因为高兴才跳的

“别想不开啊!”

一只凭空出现的手正死抓着一面无表情的儿子的头发,不停的往上拉拉拉拉拉拉

我从公交车窗口跳下去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第一次只是一心想死,但没想到我能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于是我喜欢上了跳公交。我喜欢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因为现实生活中我有太多烦心事,太多太多。

而我穿越到的这个世界截然不同。

我如平常一样在眼前这座大桥上望了望桥下钓鱼的人,也如平常一样不屑地丢下一句“这些人真有病,没工作吗?总用一天时间来钓鱼,还钓不上来几条。”

这个世界极其简单,只有一条不知向哪里流的河,河上有一座弯曲的大桥,桥两边都是排得整齐的房子,这些房子里的人我都不认识,但每次他们在桥上经过时总向我点头打招呼。我家在哪里呢?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家。这个世界也没有黑天。

那座我喜欢的学校就矗立在远处,我喜欢这所学校,喜欢这所学校里我的同学。

我一蹦一跳地来到学校,和认识的同学们打招呼,他们和我谈论了许多关于游戏的话题。我们都玩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一直很火,只是小学生太多,坑的人也很多,玩游戏时骂人的也大有人在,不过还好一年前我已经告别了“小学生”这个称呼,而且我游戏玩的还算不错。

但有个弊端,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课时溜神就会回到现实的世界。

可为什么每次穿越回来时都要在家呢?家是我最讨厌的地方!最讨厌!

很久以前,爸爸和妈妈的关系就不是很好,他们总吵架,我偶尔也会劝劝他们,但他们从不会听,有时候甚至打我。想起曾经被打过我就情不自禁地撸起了袖子,那几道青色的棍痕依然在胳膊上,不是很疼了,心里却难受得不得了。

“离婚吧,我求求你了!”

我依稀听到门外妈妈苦苦哀求爸爸的声音,我很心疼妈妈,她有时候什么都没做也要被爸爸呵斥,妈妈流泪的样子我依然记得,那时真想过去拍拍妈妈的肩膀告诉她要坚强,别哭了,可爸爸就在面前,我怕他打我。

我把门打开点,透过一点缝隙,我看到了沙发上低头坐着的妈妈,还有站在一旁抽烟的爸爸,他吐着烟,虽然只有那几口,但我感觉整个屋子都乌烟瘴气的,我越看他那抽烟享受的表情,脑袋里就会闪现妈妈哭泣的样子,这让我更讨厌他,烦死他了。一点也不想原谅他。

前几天老师留了个作文,题目很老套,要写一个很亲近的人,我想写我去世的爷爷的,结果老师神烦,偏得让我们写“我的爸爸——”,我真的没什么好写的,难道要我写“我的爸爸很烦人”“我的爸爸总打我”“我的爸爸总骂妈妈”?

我不想再忍耐,真想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就算被他打我也想告诉他我最讨厌他,想让他……离开这个家!

大不了逃离这个家,再跳一遍公交!

我推开了门,踏着坚定的步子走到了沙发附近爸爸的前面,我鼓足了勇气“你赶紧离开这个家吧,我好讨厌你,只要你在这个家我和妈妈就不会幸福!我不要生长在这个不幸福的家庭,我也要和别人一样,想要个好爸爸,你不是!你赶紧离开这个家!”

妈妈抬起了头震惊地看着我,鬼才知道我刚刚是扯着多大的嗓门喊出来的,爸爸他举起了他的右手缓缓地向我伸来,吓得我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快速关上了门,反锁上。如果爸爸他硬闯我就跳窗户,不就是一死?第一次跳公交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2017年9月18日  叶子封

九一八,勿忘国耻,我没忘。

今天跳公交被人阻止了,还被人教训了一顿,说什么小小年纪寻死是不对的,那个陌生人还向我要爸爸的电话号码,他的电话号码早就被我忘的一干二净,现在我也不想和他有什么关系。

昨天说过那样的话后我就再也没和他见过面,今天上学也是早早就走了,我怕见到他,怕他打我,他一打我就好像能忘掉我是他儿子的身份。

我不爱上学,但还要违心地背上书包,跑到校园里和不喜欢的同学打招呼,他们都是爱炫耀的家伙,有手机很了不起?有新衣服了不起?有个给自己买手机和新衣服的爸爸很了不起?我一点也不稀罕!一点也不!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说真的,有时候看着他们的爸爸妈妈都来给他们开家长会我就羡慕不已,我爸爸妈妈从来不会给我开家长会,可能因为我学习太差了。我是班里学习最垃圾的,倒第一。那种被班主任嫌弃,被同学笑话的感觉没体会过的人是不懂的,这些都是我想自杀的原因,但是,当我知道我能去到另一个舒适的世界时我已经放弃了死亡。

心不在焉地上完课,老师又啰嗦了好多句,我只听到了最后一句“下周月考”。与我何干?反正我已经是最后一名了,考试只会让老师更嫌弃我,让爸爸更看不上我。

晚上我又是坐公交回家的,我乐呵呵地上了车,我还是第一次晚上跳公交,我将消失一个晚上,他们不在乎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我一点也不希望等我回来时看到警察正在寻找失踪儿童叶子封这种消息,也是,不会有人报案的。

又是那个桥,又是那帮钓鱼的人,真是闲得慌。我开始和冲着我点头的人打招呼,虽然不认识,但我知道他们是友好的,这比现实世界好多了,那个世界太真实,真实到我开始逃避。

我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学校走去。这几次我总在想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我这么爱上学,而现实中我那么讨厌上学?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难道是一场梦?今天我们换了班主任,原来这个世界里也能换老师啊。看着新来的班主任,我睁大了眼睛,这个人是……好像爸爸!简直就是他!我猛然起身赶紧跑向外面。

“唉?这位同学,对,就是你,站住。”

听着声音,我停下脚步,转过身,他微笑着面对我。

“我是新来的班主任,随时接受你们的心理咨询。如果你有什么事下课可以来找我,第一堂课是我教的数学。”他看了看表又接着说道“现在已经开始了,我的课上不允许任何人外出,上厕所实在憋不住了举手示意。”

想着以后可能在这个世界里也会讨厌上学的我只说了句“是。”这个人和爸爸特别像,可性格截然不同,爸爸从来不会对我笑,不对,在我记事以来,爸爸没有对我笑过。或许,这个班主任我可以接受,他只是长的像爸爸,他不是爸爸,我清晰地明白着。

“六棱柱的底和六个面是什么形状?”他回过头,用目光四处寻找着渴望站起来回答的人。我低着头,不是不敢面对他,只是在现实世界我从来没有回答过问题,在这里我更是胆怯,我祈祷着他叫不到我。他果然没有叫到我,我很幸运,那个被他叫起来的女生被他表扬了。那个女生看了我一眼,她为什么看我呀?因为我也看她了?

这个世界里的人都是这个世界里的吧,不是和我一样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吧?

完了,我又走神了!

2017年9月19日  叶子封

我是早上从那个世界回来的,我躺在床上,屋外什么动静也没有,他们都还没醒?如果醒了的话一定不会这么消停!我扒开门,向他们的卧室走去。卧室里谁也不在,真奇怪,人都哪里去了?不会是去……找我?

“哎呦,你这孩子怎么在家?你妈不是说你一夜没回来吗?”

邻居不说话我都不知道我家门没关上,她通过门看到了我,一脸惊讶。

“我妈去找我了?”

“对呀,你去哪了,把你妈急坏了!”

“我爸呢?”

“唉,谁知道,去喝酒了吧。”邻居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难道他们又吵架了?

我赶紧出了门去找妈妈,没走多远我就看见了她。她一脸失望,好像是因为没有找到我,可当她看到我那一瞬间她的眼中马上闪现了光芒,她紧忙跑过来把我拥入怀中,哭啼啼地对我说“吓死我了,别乱跑了,妈妈很担心你啊!”

我知道,我知道妈妈在乎我,可我却给不了她什么,我弱小无法保护她,我笨给她争不了气,我有太多心思去恨一个人而逃避现实以至于让她担心。

是妈妈把我送到学校的,我挥手送走妈妈后便来到班上。今天换桌,我与最讨厌的同学分到了一桌,她叫吕晴,是我们班上学习最好的人,但是,她最能笑话我,总用一些过分的话羞辱我。

“就你这么笨,还念什么书,连个字都不认识还不如回家喂猪。”“每次都是你倒第一,总给班级拉分,老师不说你心里还没点数吗?”“每天上课都睡觉,一点意义也没有活着干嘛?”

我活着干嘛?当然是专门气你这样的人,我学不学习是我的自由,关你屁事,老师不说我心里有数,那也轮不到你个八婆来说我!我回家喂猪?我干嘛要养活你啊?猪头。

我发现我怼人的技巧变强了,我知道这一点用也没有,可我每次和她吵完心里都特别爽,莫名其妙地爽。

等会儿?另一个世界里看我的人……是她?

我回过头仔细看着她,是不是呢?我把那个人的长相给忘了!

“看姑奶奶我干嘛?好看咋滴?”

我做个干呕状,真亏她好意思说出来“你才十三,说出来不怕折寿?”

“怕什么?就算我折寿,活的也比你时间长。”

真会吹牛。

就她这个德行,长寿才怪!

“你知道跳公交吗?”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句话突然从我嘴里说了出来。

2017年9月19日  吕晴

“你知道跳公交吗?”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时我震惊了。难道他也跳公交?那……那我昨天在那个世界里看到的真的是他?

我不能问他“难道你也跳公交?”因为这样的话我会暴露自己,于是我装傻“跳公交是什么东西?”

听到我的回答他似乎松了口气,“一个玩具而已。”可他编理由的技巧可真差到了极点。“一个玩具而已”?能穿越到未知世界的玩具?哈哈哈,真搞笑,他倒很有才,能想到是个玩具。不过这个玩具太过于真实了!

我昨天乘坐了105路的公交车,车窗被我开的老大,说来也巧,一直拦在窗前的栏杆没有了,而更巧的是我睡着了。

没错,我是自己不注意掉出车外的,被惊醒的我来不及反应就要掉到了地上,有人伸手要抓住我,我知道只要我伸出手就能得救,可我吓得忘记怎么伸手了。掉到地上的那一刹,疼痛我一点也感受不到,随之我便来到了未知的世界。

这个世界很简单,一条两旁种着整齐的枫树的林荫小路,不出多远就是一所学校,我没想去,可是“去上学”就好像是谁给我下的我必须听的命令,于是我抬起脚步向那里走去。

这所学校很奇怪,只有一个班级有人,或者说我只能看到其中的一个班级?我刚来就赶上换了班主任,这个班主任很和蔼,总是面带微笑,他一过来就说了原则性的问题,他警告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是现实世界中我们班上的叶子封,这一刻我意识到,不止我一个人可以“跳公交”。

2017年9月19日  叶子封

吕晴不知道“跳公交”这件事,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也是,不从公交上跳下去是不会穿越的,她不可能跳公交。

她问我什么是“跳公交”,我编了个超级烂的定义,简单地告诉她“一个玩具而已”,我的天,我编的太烂了,烂到我开始后悔,一个玩具能穿越世界?这个玩具还真是太神奇了!

但当我说完,我依然盯着她,她目光中带着些许闪烁,却又有些小忧郁。我心里只能想到的是“她说谎了。”但她哪句是谎话呢?难道她真的跳公交了?不可能,打死我我都不信。

今天我没有“跳公交”,因为已经晚上了,如果我再穿越,那又让妈妈夜里苦找。我决定今晚和妈妈好好谈谈,如果她实在受不了那个男人,就离婚吧,我们班级又不是没有单亲家庭,吕晴就是其中之一,只剩妈妈没什么可痛苦的,吕晴不也过了这么多年,我也可以。倒是如果那个男人仍然在这个家里,我和妈妈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客厅里很黑,妈妈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我走了过去在妈妈身旁坐下。我并没有把灯打开,因为我记得那个男人曾经告诉过我,夜里女人更感性,在黑暗的氛围里,女人更能说出真话。我用我不大不小的手抚上了妈妈的肩膀,她侧过头来看我,她笑着“怎么了?”

这句话不是我该问的吗?妈妈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开灯?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坐在客厅里不去睡觉?

“妈妈,你刚刚哭了吗?你很痛苦的话就和那个男人离婚吧,不用在乎我的感受,我只是希望离完婚后我能跟着你。”我说着,可妈妈一脸温柔地看着我摇了摇头,她要说什么可欲言又止。

“是怕我给你添麻烦吗?你不要我?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一定好好学习语文数学英语,一定听你的话,听老师的话,如果妈妈想要再找一个爸爸我也可以接受的,妈妈?妈妈你说话啊。”我快哭了,如果妈妈不要我,我该何去何从?我会成为流浪儿。

啊,我可以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可是那个世界里没有妈妈,没有母爱。

爷爷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一直跟着爸爸妈妈生活,这大概也是同龄人的生活状态。前期爸爸真的特别好,对我说许多有益的话,但是现在他只会满嘴脏话,对我,对妈妈。只要他骂我打我我心情就会特别失落,无心上学念书,和同学关系不好,也懒得处理,有时候我就想我才十四岁啊,为什么我偏偏要处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我一点也不想理,事态愿意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吧!

“子封?”

“妈妈?”我抬起头,真诚地看着她,以为她要对我说她的想法。

“最近电视上总在播一条新闻,说有孩子跳公交来寻死,还附上了一个孩子的照片,那是个背影,背影……特别像你,是……你吗?”

妈妈的猜疑令我很不舒服,这是真的,可妈妈就能怀疑我吗?她为什么不选择信任我?

“不是我。”我冷漠地说着,“你为什么怀疑是我?”

“因为你也说了我们的家庭一点也不幸福,你们老师总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学校总闯祸,和女生吵架,上课说话不学习,老师说她毫不留情地打了你,说你有时候不来上课,而且……那张照片的背影确实像你。”

人们还真喜欢拍照,有拍照的功夫倒是拉我一把啊!虽然我不会伸手抓住他,但也不会像这样恨他。

“如果是我我还能这样活蹦乱跳吗,再说就算我想死也不至于跳公交吧!”这个借口简直完美!

妈妈点了点头,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我说我去睡了,妈妈也没再为难我,我得以解脱,临走前,我问了“那个男人呢?”

“那个男人?哪个男人?”

“爸……爸爸呢?”

“他……”

2017年9月19日  吕晴

半夜十二点了!

一到夜里我就兴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这个时间我更能写出我真实的想法。

我家是单亲家庭,妈妈一个人抚养我,我一直把这当成耻辱,因为一到学校,那些讨厌的家伙就说他们的爸爸妈妈哪里好,给他们买这买那的,而我只有妈妈,她却不给我买什么。

别人都有手机,我没有,别人的笔袋都是漂亮的颜色,而我的还是小学时候买的,颜色都已经掉的差不多了,有时候真希望他们的父母赶紧离婚,可我知道,我这样想是不对的,我太坏了!

父爱是什么颜色,什么味道,什么形状的呢?父爱是什么呢?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因为很小,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去世的事实,大一点时我还无知地问妈妈“别人都有爸爸,我爸爸呢?”

妈妈倒也毫不隐瞒“你爸爸去世了。”

“去世是什么意思?”

“死了。”

“死了?消失了?”

妈妈的“嗯”令我痛苦得不得了,泪水瞬间流了出来。那时小,痛苦不是因为爸爸去世,而是因为我无法和同学们一样去炫耀爸妈有多恩爱、他们有多爱我。

可是现在,一想到我的爸爸已经去世了的事实我就会心痛不已,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爸爸去世了。

真气人,又哭了,握在手中的笔开始颤抖,写的字超级难看,真想销毁这丑陋的字迹,我可是班里写字最好看的学生。

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离开的,车祸?灾害?我只是很想他,想和他见面,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想告诉他“虽然对你没什么印象了,但我发自内心的真的很爱你。”想像其他同学那样亲他的脸颊,抚摸他的耳朵,和他顶额头,还要和他一起去坐过山车,游泳。我知道我的渴望终究是不会实现的。

我讨厌那些不爱爸爸的人,叶子封就是其中之一。当初老师留了一篇作文要写自己的爸爸,他没交作业被老师骂了一顿,倒是昨天老师让写自己最讨厌的人时他多要了一篇作文纸,老师还问他第一篇纸是不是坏了,他说就一篇作文纸不够写。那纸本就不是什么稀有东西,老师给了他三篇,他所有格全都写完了。

刚刚妈妈敲了我的门让我睡觉,我睡不着,我还是有些想爸爸,那份感情写不出来。这么晚了也没有公交可跳,就算有妈妈也不会让我出门。我好想去另一个世界,那个男班主任特别好,和蔼可亲,我仿佛看到了爸爸的样子,如果他是现世的人,如果他能是我的爸爸,我是有多开心啊,那样的话,我根本不用和谁相比,因为如果那样,我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毋庸置疑。

白天快点到来吧。

想见到那个世界有爸爸味道的班主任。

2017年9月20日  吕晴

白天终于到了!我好兴奋。

一觉醒来,吃过早饭,第一念头就是“跳公交”,“跳公交”,一定要跳!

我坐上公交车,许多人都在谈论这个话题,他们说最近跳公交的孩子挺多的,但跳下去后就不见了人影,是没事跑走了么?

真想告诉他们不是那样的,我们跳下去只会进到另一个美好的世界。突然有个想法,如果哪天我不能穿越了,那我从公交上跳下去会不会死呢?会没事吗?

沉迷于“跳公交”无法自拔,可“跳公交”某一天会不会消失呢?如果消失了,那仅存的一隅温暖之地是不是也不复存在?那个时候我要怎么办?我还是要默默承受现实的虚伪与孤独,还要感受不到父爱吗?

妈妈她会不会多爱我一些呢?

我又从公交车上跳了下去,又来到了仿佛一片空白的世界,那枫叶正在坠落,有些树已经快秃了,可那学校依然在,我快乐地跑向了那里。

班主任还没到吧,叶子封也没来,他今天是没“跳公交”吗?也好,本来就不想见到他。今天班级里的同学变少了,我想他们都是“跳公交”过来的,我从来没想过原来可以“跳公交”的不止我们。

班主任用胳膊和身体夹着书走了进来,他把书放在讲台上,又是面带着微笑,一脸温柔的样子,“同学们,今天我们不讲课,我给你们半天时间去外面逛一逛,看到什么回来写一篇文章交给我,行吧?”

有人问“老师你不是教数学的吗?为什么让我们写文章呢?”

老师微微笑着,在我们书桌间走动了起来“虽然我是教数学的,可是我也是你们的班主任啊,我必须注重你们的人格培养,也必须注重你们的自身发展,出去走一走总是好的,回来写一篇文章能让我看到你们的内心,让我更加了解你们,让我更能知道你们需要我怎样的教育,让我知道我应该给你们什么。”

老师说的真好,我想到了我在现世的班主任,每次叶子封犯错,她不是打就是骂,难怪叶子封那么想逃避现实。如果她有这个班主任一点好的话我们也不会想着逃避,不会痛恨上学。

“吕晴?”

“嗯?老师,怎么了?”听到老师叫我,我才回过神,认真地看着他。

“其他人都走了,你怎么还坐在这?不想去吗?不想去的话可以不用去的。”

我看见了他眼中的我,我们离得这么近,我闻到了父爱的味道,这个味道让我抬不起脚,我不想移动,我只想这样多看他一会儿……

“老师,我要去的,但是去之前我能和你说说话吗?”

他笑了,点了点头。

2017年9月20日  叶子封

我今天没穿越。

上次问我妈妈“爸爸呢?”她也没有给我回答,原因是被一个电话打断了。我看着妈妈的嘴,眼看着爸爸在哪就要知道了,可突然一个电话打断了妈妈的话。那个电话好像是姥姥打来的,好像很急,姥爷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我猜是姥爷病情又重了。妈妈话没说完就走了出去,只说了一句“好好上学。”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谁也不在家,我也得去上学。我真不想见到班主任,她就是黑眼白眼看不上我,总骂我也经常打我。她这样的班主任怎么不被辞退呢?有违师德,一点耐心也没有,神烦。

既然妈妈已经那么说,那我只能听她的了。

吕晴没来,她平时不会旷课,那个特别讨厌的班主任说她发烧了,请假一天。她没来我居然很寂寞,没有人和我吵嘴了,确实有些小落寞。

唉,我在说什么,她不在就不在,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落寞?我要打起精神来!!一定要打起精神来!!

为什么我脑袋里突然想到了吕晴她“跳公交”?我不希望她也“跳公交”,不知道为什么,可有时候我也想她能和我一样,这样我可以和她谈论那个世界的事情。说起来,我也从未和她讨论过这个世界的事情。她有着怎样的爸爸,有着怎样的妈妈,我只知道她属于单亲家庭。其实我更该和她谈谈的,我想知道她的单亲家庭是什么样子的,她妈妈有没有给她足够的爱,如果我爸妈离婚了,我妈妈会不会给我足够的爱?

“跳公交”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来着?啊!“跳公交”什么时候消失呢?如果某一天我再也穿越不到那个世界的话,我要怎么办?还要承受这个世界的这些痛苦?我不要!!绝对不要!!!

那个班主任怎么样了呢?那个长的像爸爸的班主任怎么样了呢?他那么温柔的对待学生,是很好的班主任。他今天有温柔吗?我没去算不算错失了他的温柔呢?我苦笑一阵后才意识到他和从前的爸爸一样,和那个很爱我的爸爸像极了,我爱那个爸爸,爱从前的他胜过爱现在的妈妈。

今天又被班主任骂了。她说我像头猪,笨死了。我承认我就是笨,我什么都学不会,可这不是我想要的啊,我也想好好学习,想和周围的人有个好的关系,可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也试着去学习,可是我听不懂。我没有耽误其他人学习,这也算我的错?这也要骂我?我的存在……是不是给他们添麻烦了呢?

第一次跳公交的场景在我脑中忽然闪现,我有点害怕,怕我有一天真的无法穿越,但我又不知道已经无法穿越,我跳了的话,会不会死啊?

我不想死。

2017年9月20日  吕晴

“老师,我想知道怎样得到已经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释然。”

他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两个字。我听后很是震惊,他真的一点也没有犹豫,就好像他知道我要问这个问题,而他早就想好了答案一样。

“如何释然呢?”

“放下你想要得到的东西,继续走你的路,总有一天你会得到那个曾经你要拿起的东西。”

是我年龄还小听不懂吗?按老师这样说的话,我想得到父爱就得不去想得到父爱?不想的话那不就更得不到父爱?

“越想得到它,得不到它的焦急心态就越强烈。”他说完这句话后,我才稍稍弄懂他的意思。

我想全盘吐出。我想把我的家庭现状,我的一切状况都告诉他,不知道他想不想听,会不会嫌我烦?

“老师,我还想多问几个问题行吗?”

“当然可以了,你请教我的同时我也在学习啊。”

我又想起了现世的班主任,我有时候问她题她都很不耐烦,我可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这么不器重我就算了,连老师最基本的要求她都没有做到,真差劲。

“我是单亲家庭,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只剩下妈妈,可妈妈看起来并不怎么在乎我,我有时候真的很无奈,家里没有一点爱。在学校也不顺心,我虽然学习最好,但我一点也不快乐,有时候觉得我每天过的还不如那些学习很差的人丰富,我只有学习,不停地学习,完全体会不到任何好处。”

他摸了摸我的头,开始给我讲“人一开始很小的,你看你现在长这么大了啊,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妈妈的贴心呵护,你说妈妈不爱你?那你为什么还会长的这么健康呢?你看你这么高了,吃什么了?你知不知道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有多少孩子吃不起饭?你现在这样的生活就是幸福啦。”说完后不大会儿,他低下了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他的目光里没有了温柔,我好像看到了一丝惭愧。

“当然,做父母的因为要养家总会忽略孩子们的想法,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去和他们谈谈呢?告诉老师,你为什么不去和妈妈谈谈?不敢?”

我开始想为什么我不找妈妈谈谈,可能因为我觉得她不在乎我,所以我觉得就算找她谈也无济于事。

“你说你爸爸去世了?你有没有问过妈妈,爸爸是怎么去世的呢?”

老师的话提醒了我,我从未问过这个话题,我也一直在逃避,我怕我知道后会哭,我怕我丢掉我的笑容,我怕爸爸他是为了这个家,或者说我怕爸爸是为了我才死的。

我直勾勾地盯着老师,你为什么这么懂人生中的一些事呢?我年纪还小,有些事我根本就不懂,但是老师眼中的温柔为什么消失我好像能猜到。

他也有个家,他很爱那个家。

我的爸爸也是这样的吧!

2017年9月20日  叶子封

把头靠到公交车玻璃上的我望着窗外迅速向后运动着的树,不禁有些失落,两天没有穿越了吧?不是不想,真的超级想!可是……我怕我跳了后去不了那个世界,反而丢了一条命。今天我一直在想,从这窗口掉下去会不会死啊?

好害怕。

有点想爸爸了,好久不见他了,去哪里了呢?姥姥家?大姨家?二爷家?我用手使劲揉了揉我的寸头,这么大的人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你可以去任何人家,但不要不回来!至少回来道个歉,或者,回来把婚离了。

嗯?我怎么哭了?

纸上的字全都被我的眼泪晕开了。

我擦了擦眼泪,做了个重要的决定,我要“跳公交”,就算没了命我也要试一试,我要看看那个和爸爸一个模样的男人,我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从公交上跳下去后,我没死。那座桥没变,桥下钓鱼的人少了,桥上行走的路人也变少了,不变的只有那个学校。我奋力地跑向那里,我要见爸……不对,我要见我的班主任,那个爱学生如爱自己孩子的人。

我见到了他,就像我说的,我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睁大着眼睛看着我“怎么才来上学?”我没有说话,一直紧紧地抱着他,要想讨厌我就讨厌我吧,毕竟现世我也是只顾自己开心的人,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想,我很自私。但他没有松开我,反而紧紧地抱住了我,并对我说“出去走走,写个文章交给我,我想看看你的文章。”这个作业是只留给我的吗?如果吕晴也来过的话,她应该知道这个作业是不是只属于我,我回去后一定要找她谈谈这件事,或许她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真相,毕竟她比我聪明多了。

“老师,别的同学呢?”

“出去逛了,为了交作业。”

“出去逛?这个世界里什么也没有啊,一座桥,两排房子,一些人,一所学校,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要逛什么?要写什么?”我突然意识到,能被我们写的东西极少,我皱了皱眉,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

“所以才让你们写啊,看你们的理解吧。”

这个人的存在是来考验我们的?你为什么长的这么像我的爸爸呢?

“我们上课吧,老师。只讲给我听行吗,下周我要月考了。我不想再考倒第一了。”我不想再考倒第一了,曾经爸爸说过,只要我不是倒第一他就会答应我一件事,快到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我不能再走神了,一方面我要听课,争取月考不是最后一名,另一方面,现在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如果我走神,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这个教室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我不想他一个人,不想他孤独。

我想陪着他。

2017年9月21日  吕晴

“妈妈,爸爸他是怎么死的?”这句话我脱口而出,听到理由后我后悔问了。

妈妈她先是没说什么,后来她哭了,刚开始只是流泪没有任何声音,而后她哭出了声音。

我还是四岁的时候,因为淘气整天乱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窜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妈妈说那个地方的上面放着一个长长的木板,木板的上面是个超重量级的实心铁柱,我蹬上凳子压上了木板,因此那个铁柱就滚了下来,原本死的人应该是我,可是爸爸偏偏救了我。我无法想象爸爸被压在铁柱下面的样子,那会不会惨不忍睹呢?明明那个人应该是我。

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果然是因为我才死的,泪水不听话地夺眶而出,我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躲在屋里,整个身体蜷缩在被子里,我是个罪人,十恶不赦的罪人,为什么要救我?一周前我还是想死的呢。得亏那个时候没下的了手,不然,这条命,这条爸爸用生命换来的命就没了……

爸爸,对不起。

我整个身体颤抖着,哭声传了出去,大鼻涕流到了被子上,如果生命能重来一次,我不会再做那么蠢的事。我会好好的爱爸爸。

妈妈一直都很芥蒂吧,她最爱的人因为救我没了命,她也很痛苦,她无法怪我,毕竟我是她的女儿,我多么希望此刻我与她没有任何关系,这样她可以骂我打我以泄愤恨,这样我的心里也能好受一点。我撩开被子,妈妈抽噎的声音我依然能听见。

对不起,妈妈,又勾起你不愉快的回忆了。

爸爸长什么样子呢?我翻开了相册,一张微笑的脸出现在我的眼中,爸爸长的真帅。他抱着我笑的那么灿烂。

另一个世界里的班主任也是谁的爸爸吧,也在为谁操劳着吧,为谁犹豫着,却也为了谁温柔着吧!

想告诉他,我知道了爸爸死亡的真相,想告诉他谢谢你,谢谢你的教导,你的安慰,你给我的爱与一切。

突然想见到叶子封了,好想告诉他,我们的爸爸是最伟大的,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不惜生命,可以为了我们承受一切我们所承受不了的东西,我终于懂了什么叫父爱如山。

他在哪里呢?

幸运的是我们也拥有着同一个特别好的班主任,他温柔的目光,和蔼的面容,真诚的语言像极了一位父亲。

唯一可惜的是,他不是我的爸爸。

他的儿子,一定是个特别幸福的人!

2017年9月22日  吕晴

今天我又穿越了,枫树叶已经没有了,每棵树都光秃秃的,极其萧条,地上也没有一片树叶,只是那所学校还在。我缓缓向那里走去,不见一个人,连那个我想道谢的班主任也不在了,那我写的作业要怎么交呢?

真的,一个人也见不到!发生了什么?我开始慌了。

这个世界渐渐变白,越来越白,直到我回到了现世,我躺在床上,发现这一次不是因为我想回来才回来的,这次好像是被送回来的。

我又尝试了“跳公交”,这一次真的快吓死我了,当我要坠地的时候才意识到危险,我根本穿越不了。公交开的很慢,所以我只是擦伤了而已,妈妈把我送到了医院,她很着急地问着医生我的状况,我看到了她着急的表情,那一刻,我的心颤抖了,妈妈她爱我,她比谁都爱我,或者说,她带着爸爸的那份爱一并爱着我。

我大声哭了出来,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猜疑她不爱我,我到底犯了多少错误?妈妈注意到了哭着的我连忙跑了过来,她用手抚上我的额头“怎么了?很疼吗?”

本文由浩博vinbet手机版发布于浩博vinbet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跳公交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