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树上鸣冤

"咔嚓" 一道闪电,划破了黑暗的天空,仿佛一张怨恨的脸,从天空中走来。 此时在睡梦中的他,突然醒来。鬼天气他嘴里嘟囔了一句。他毫无睡意,看着外面的闪电,一次一次撕破黑暗的天空,突然在一次闪电的电光中,他看到一个面孔,向自己微笑着。 你还记得我吗?一个微弱而又刺耳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 他尖叫了一声,浑身颤抖。他当然知道,这是他前几个月强暴的一个女孩的声音,他利用自己父亲公安局长的关系,把这个事情弄的神不知鬼不觉。后来听说那个女孩自杀了。他开始有点点内疚,但是没有过多长时间,自己又恢复了花花公子的身份。但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来了...... 你你你,怎么来了,我,我真的对,对不起你他语无伦次的说道,此时他那张扭曲的脸,充满了恐怖,瞪圆了双眼。女孩伸出了双手,白皙的双手上还有绳子捆绑的痕迹,抚摸的他那张变形的脸,叹息说道,这么英俊的脸,不知道,心是黑的还是白的。哈哈哈一声凄惨的笑声,从女孩的嘴里传出来。 他此时,仿佛向一条鱼被扔到岸边,嘴一张一合,但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身体也仿佛被捆绑了一样无法动弹,女孩那白皙的双手,离开了他的脸庞,沿着脖子往下走,走到胸口,突然,指甲变的很长,一下刺进的他的胸膛,他只是感觉,一股液体流下来,没有什么疼痛感,他瞪大了眼睛,直直的记录着一切,女孩的双手出来了,还有一个东西在咚咚的跳着,呵呵,果然是黑色的,女孩尖叫着,他还是瞪着眼睛,耳朵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在床上,洁白的床单,已经变成了暗红的颜色。女孩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在闪电中消失了。 几天后在xx市的报纸上都登陆了,这样一条消息,xx市公安局局长及其儿子,在同一个晚上暴毙,心脏被不名的利器挖出来,案件正在审查之中......

谁的梅边变成了花田

我独自一个人行走在漆黑的夜晚,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我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往前走着,甚至不知我的下一个站点在哪里。一个人,孤独的行走在漆黑的夜晚。
  我走了不知有多久,因为我看不见人,无法问他。我也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因为四周竟然一丝丝亮光也没有,可是我依然顺着路在走,竟然没有摔倒。我走啊走的,丝毫感觉不到一点疲惫。顺着漆黑的路,按着心里的想法移动脚步,转动方向,就在我以为自己一直都要这么走啊走,走下去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丝亮光。
  我激动地冲过去,惊喜的发现这里是那么熟悉。我看见一位佝偻着背的老人家,此时正手里拿着一盏煤油灯站立在门口。刀子刻一样的皱纹爬满面颊,满头的白发就那么散落在脸庞,一双有些模糊的眼睛聚精会神的看着远处漆黑的地方。我细细的打量着她,竟然感到那么的熟悉。她是谁呢?
  我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一双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可是她依然静静的盯着远处漆黑的地方。嘴里嗫嚅着什么,我细细的听,依稀可以听到,一会儿又那么飘渺。我暗暗地想:这是谁家的老人,怎么孤独的一个人,她的家人呢?还是个瞎子。
  我不放心的陪她在那坐着,看着她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手里拿着一盏煤油灯,灯里的煤油将近干涸,老人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我焦急的看向她看着的方向。我多想让她进去房间里啊。“老人家,天冷夜寒,你小心身体!”我对着她耳边说,可是她头也不愿意抬起来看我一眼。我呐呐的坐回原地,希望可以陪她等到她在等的人。毕竟我一个人在黑夜里,走了好久,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这个夜好长好长啊,怎么还不天亮?
  “奶奶,奶奶!”我看见老人迅速的站起身,略微拱起的后背丝毫不见刚刚的疼痛,她几步跑到边喊着奶奶边跑来的女孩身边,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心疼的扶起她的脸“秀儿,你回来啦?”女孩微笑着将脸对着奶奶的手磨蹭着。我走过去,看着那张甜美的脸,殷红的小嘴,小巧的鼻子,一双眼睛又大又亮,长长的睫毛像一扇窗户一样,拉出一道阴影将眼睛盖住。我暗暗地想:老人家的孙女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儿。
  就在我想象她长大的样子时候,我竟然看到了女孩在奶奶怀里长大:一双乌丢丢的大眼睛,殷桃一样的嘴巴,两颊像涂了胭脂一样殷红,小巧的鼻子精致洁白。长长的辫子一根彩带系起,体贴的编织在脑后。女孩扬起如花的笑脸看着奶奶,老人家一脸笑容,伸手摸着女孩的长发,可是手却穿过女孩的脸,没有碰到女孩。我害怕极了。快速的躲到老人家的身后。
  我害怕的躲在那里,可是过了好久而又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伸出头来。哪里有什么女孩,老人家还是像我刚开始看见一样,静静的一只手拿着那一盏煤油灯,坐在那里,嘴里嗫嚅的说着什么。声音很低,我怎么听也听不清。
  我来到老人身后的房间里,这是一间破旧的不能住人的房屋。一个瘸腿的桌子四周空空的摆放在那里。偌大的房间唯一的就是那张用树干支起的床最显眼了。床上铺满稻草。草中间躺着一件小的和孩子衣物差不多大的棉质布片。屋里看不见值钱之前的东西,也看不见一件像样的家具。我回过头看着老人,也许整个家里,就她那盏灯最值钱了。
  就在我细细的看着家里的时候,我听见门外远远的响起一个人走路所发出的脚步声,心里竟然莫名的害怕极了。比起看见女孩消失更可怕。我害怕的不敢发出声音来。我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男人大声的对着老人家说:“马老婆子,你个瞎眼婆子就安安稳稳的呆在家里给我老实点,别动不动就往衙门跑,没用的。”“我不死心的。不会的!”我惊异的听见了老人的声音,就在我害怕的时候,我看着自己吓得直打颤的双腿。
  我听见老人家被那人一把推开,有什么东西被撞倒打破。我想过去,可是我听见一阵脚步声,害怕的一下子冲进了唯一的床底下。我全身吓得不停地抖动着,牙齿咯咯的撞击在一起,我把手塞进嘴里,企图把声音控制,可是牙齿还是一下下的咬在手上。我细细的听着声音靠近我所躲避的床边。
  老人走了进来,死死地拉住男人。“你给我滚出去!”我又听到男人把老人一把推开,撞在了瘸腿的桌子上。我惊吓的睁大双眼,感觉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一口气憋在怀里怎么也提不起来,头晕乎乎的想要倒下去。四周围静得可以听到男人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恐惧的看着床外。
  就在我以为自己的心快要停止跳动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张脸从床外露出来,一张吊起的三角眼,向着我看。我拼命地躲,拼命地躲。可是床就那么大。我害怕极了,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我看见他沿着床从这头一直看到那头,然后突然又不见了。我抚摸着我几乎快吓到不跳的心。
  “哈哈哈,你就死心吧,你不会有办法拿我们怎么办的。”我听到他大笑着走开。我依然静静的躲在床底下,默默地听着床外的动静。
  就在我等了很久很久以后,我确定没有人了。我慢慢的从床底下爬出来。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恐惧的想要迅速爬回床底下,可是我的脚被紧紧地抓住了。我害怕的大声惊叫,一种死亡的惧怕使我依稀的看见,一个女孩被一个吊着三角眼的男人按,然后强奸。另一个同样长着三角眼的男人在边上帮忙拉住女孩的手和脚,狰狞的脸上满满的邪魅的笑容,…女孩拼命的尖叫着,哭喊着…
  “秀儿,是你吗?”就在我受不了自己看见的一切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停止挣扎,慢慢的退出床外。我看见老人一脸泪水的盯着我。我想说点什么,可是话未出口,一滴泪水已经从我的眼角流出。我惊奇地看着自己的泪水滴落,却并未融进地面。
  “秀儿,我的好秀儿!”老人再看见我的时候突然像发疯了一样冲向我,却在靠近我的时候,从我体内穿透。我诧异的说不出话来。老人看着我,就那么一直都哭啊哭啊。我多想安慰她一下,可是我又好奇为什么我们两个会穿透而过?
  就在我开始没有耐心的时候,老人再次靠近我,隔空抚摸着我的脸。我好奇地打量着她,一滴滴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干枯的脸颊滚落。“秀儿,我的好秀儿,你到底去了哪里了?为什么奶奶会碰不到你。为什么奶奶等了这么久,你才回家?”我蠕动着嘴巴,试图和她说话,却发现嗓子嘶哑的疼痛着。她看着我默默地流泪,我静静的看着,却不能为她拭去泪水。因为我竟然是碰不到任何物体的。
  我看着她在我眼前坐下。我看见她好像走出大门。然后进来两个男人。有个女孩坐在她刚刚做的地方,然后两个人将她困住。一个人抓住他的手,一个人在她的身上乱碰乱摸,他们恣意的折磨着女孩,就在男人从女孩身上翻下的同时,女孩倔强的咬断了舌头,殷红的鲜血不停地从她的嘴里喷涌而出。男人慌张了。他们将女孩尸体截开,分成一块块,又把女孩眼前的床抬开,把女孩一块块的掩埋在了她自家的床底下。
  我冲上前去厮打他们,泪水在我的眼里恣意的流着。害怕和愤怒使我的嘴角流出了一股股的鲜血。我用手拭去,新的血又流出。我害怕的看见老人也是一脸惊吓的看着我。
  我就那么看着老人的脸,流着泪水的脸。我依稀看见她站在村头静静的等待女孩放学,静静的等着女孩下班,静静的等着女孩和男友相伴回家,静静的看着女孩的男友转头离开,静静的…我看见女孩的男友转回头对着老人微微一笑,我看见了,一张刻进我整个灵魂深处的脸。是我的爱人,浩!我吃惊的看着他和老人微笑着告别。
  我还看见他的身后,一个女孩远远地偷偷地目送着他离开,然后扭回头对我嫣然一笑,那个人也不是别人,竟然就是我自己!
  我害怕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全身破碎的衣服,一段段流着鲜血的身体。在我就快要晕倒之前,我听见老人呐呐的喊着“秀儿秀儿…”
  我独自一个人徘徊在十字路口,看着漆黑的夜路,不知道哪里才有阳光,哪里有温暖。依稀又听见好像是刚刚在耳边想起点声音,我寻着这声音找去。
  我又看见了老人,老人看见我,远远地迎来。我看见她满脸的泪水,但还是忍不住的对着我笑。我一下子冲过去,大声的用力的喊出令我吃惊的话“奶奶,奶奶!我好怕!”
  是了,她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奶奶了,可是我刚刚看到的女孩?我低垂下头看着自己再次从她的体内穿飞而过…
  奶奶拿出唯一的土盆,将一大叠的纸钱连同一件纸衣丢进火里,土盆内东西烧完我的手里就出现了大把的银票和一件美丽的衣服。我绝望的看着手里的一切。我知道我原来已经死了。我竟然忘记自己死了…
  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有时候一片黑暗,有时候又会突然地被奶奶的声音吸着找到回来的路。奶奶告诉我当她的世界天亮了,我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然后天一黑她又会在门口看见我。她在门口等了我好多年,好多年…
  就在我习惯了这一切的时候,奶奶告诉我,浩回来了。穿着一身的官府衣服,听说是知府。专破悬案谜案。我的心里一种久违的情感在发酵。噬咬着我的心。
  我坐在门口,看着漆黑的夜空,一轮皎洁的月亮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以前的我天天忙碌的没有时间欣赏这一切,父母去世的早,打小就和奶奶相依为命,直到有一天一个儒雅的书生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每日上山砍柴?寻找药草换银子,企图为他赚满路费。他就很用心的读书,在每次看见我一脸汗水的时候,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如今我竟然日夜对着一轮月亮,任凭时间流走也和我无关,只是不知不觉,浩竟然如愿的回来了…
  我看着月亮底下,陪我一起坐在那里的奶奶,她的脸上清晰可见的泪痕,在月亮底下竟然那么刺眼。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经死了的原因。
  “秀儿,浩回来了…”我点点头,然后头突然的从我脖子上掉下来。我害怕的尖叫出来。奶奶一惊,而后冷静的将我的头拿起,又放到我的脖子上。“都这样了,还怕自己…”“……”
  我看着自己的家,过了很久我问奶奶“我的家,以前好像不是这样差啊,被子,家具呢?”奶奶的声音飘渺的传到我的耳朵里“那天我回家看见满地的鲜血,唯独不见了你,我四处的喊,你也不回答一句话…”奶奶的声音很冷很冷,使我疑惑的认为,或许死了的人不是我?
  我打个冷颤,听到奶奶说:“我把它们都换做银子了,我天天到县衙,希望官老爷可以…”我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奶奶,“可以什么?”奶奶的脸略微一僵,“没什么!”我看着今晚特别奇怪的奶奶,继续的看着月亮。是的,我其实忘记了好多事情,但是又好象记得什么。
  浩回来了,这是奶奶告诉我的,可是我站在县衙外,看着门口站里的两个人,好凶好凶,我只有依着来的路,和奶奶一起重新回到家里。奶奶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看着对面的墙上,希望可以看见浩在做什么,可是我竟突然看见,两个三角眼的男人和他团团围在一起,我害怕的直喊奶奶。奶奶跑过来将我隔空围住。我看着奶奶流着泪对她说:“浩有危险,他们也会杀他的。”“谁?”“三角眼!”“不会,他是老爷,没人敢的。他接近他俩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所以,我让你心里想着,看看浩在做什么啊。”“喔,”我不算明白的看着奶奶的脸上竟然冒着红光。眼睛里从未有过的决绝。
  “秀儿?秀儿!”我依着声音回过头去,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初夏在我的眼睛里,我惊吓的缩回床底下。奶奶柔声的安抚我,“秀儿,不怕,你出来看看他是谁?”我一点一点的伸出头,透过树干向他看着,他满脸掩饰不住的哀伤。我细细的回忆着,他怎么那么像我记忆里的浩?我刚刚看见的那个人?
  我不知不觉的爬出床底下。
  他一把抱住了我,在我和奶奶同样惊喜的眼睛下。
  他的怀里好温暖,好温暖。我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到热度了,就在我一直有种独自一个人躺在冰冷地上熟睡的感觉以后?我贪恋地趴在他的怀里,涉取着他的热。一抹熟悉的味道在鼻子里子流转。我满意的流出泪水,在我一个人漂浮了那么久之后。
  晚上,浩和奶奶说等会要来好多人,然后浩把我安排在屋后面的树林里。我躲在那里。看见一个个的男人从我眼前走过,然后迅速的爬到高高的树上,我吓得黑了脸。
  我看见浩对我微微一笑,我惊喜的想要走过去,可是我突然地尖叫出声,就在我看见他的身边同样的围着两个人的时候。那两个人和他边说边笑的来到奶奶身边,可是我不敢过去。因为我突然好怕好怕,我双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走进我,我恨死了浩了,他竟然安排他两个来伤害我,我怨毒的看着浩同样没有血色的脸。
  突然我被一个人从地上拉到树上,我看见他的手里画满符咒。我竟然出奇的不怕。我静静的被他压在树上,他伸手示意我往下面看,一道光在我低头的瞬间涌进我的脑内。
  我怨恨的看着底下的两个人,恨不得立马冲下去将它们撕碎咬裂,可是被后面的人,死死地拉住。我大声的哭泣着,看着两个人,突然变黑的脸。我的心竟然满满的都是报仇都是杀人。是的,就在光飞进脑内的时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是奶奶卖了所有的家具,攒够了钱让道士将我的记忆封印,用我留在地上的满满的血。又将唯一的被子卖掉,和人家换回了这一盏煤油灯,日夜的守在门口,替我招魂。
  我看见浩坐在马背上,兴致高高的冲进我的家门,看见一座刚刚立起的牌位,绝望的大声尖叫,看见他一步步爬上椅子,头顶高高悬起的一根麻绳,在屋脊上晃来晃去。奶奶冲了进来,一巴掌打在浩的脸上。看见奶奶流着泪把浩送走,浩一步一回头的离开。
  是的,我真的已经死了。死了很久很久。忘记了仇恨忘记了痛苦的飘荡在天地间很久很久。我看着树下惊恐的两个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二人从我家里偷窃,偷了我的钱还要谋害于我,竟然还要将我残忍的碎尸埋在我自家的床下。我和浩本可以共享富贵,比翼齐飞…
  我愤怒的嘶叫着,大声的呼喊着他们二人的名字,看着树上的人尽力的摇晃着树干。天空的月亮渐渐地被乌云掩盖。我大声的嘶叫着,哭喊着。一双洁净的手,渐渐地长出长长的指甲,愤怒的眼睛嗜血的盯住他两。“你们还我命来,还我命来”我痛苦的听着他两将害我的过程说出来。仿佛自己再一次死去一样,绝望的惊恐的呼喊着“还我命来,救命啊,还我命来…”
  我想冲上前去,用我的利爪将他们撕碎。可是被人静静的压住。我听见浩大声的斥责二人,看见众人纷纷从树上跳下,将他两压倒在地,浩一脚脚踢在二人的脸上。二人杀猪一样的嘶叫着,哭喊着求饶。如当初的我一样。
  一滴滴泪水从我的眼角低落。一滴滴泪水在浩的眼里转动。我的视线渐渐模糊,依稀听见全身涂满符咒的人对我说:“生死有命,大仇以报,孽障除消,早登极乐,干干净净,来世做人,阿弥陀佛…”   

文|葵七

上稿《许愿草》

(初识的那记微笑:

初识的那记微笑:

若,人生只如初识般纯白,干净得太过干净,这样是否就经不起岁月的磨练,被岁月的河流冲刷,然后没了印记。直到现在依旧记得那时的画面,小七。你是我的宝贝七,不是么?那个用微笑掩盖自己内心的晦暗的女孩,天真得纯白的女孩。已经远去了,原谅失去,我爱的小七,请原谅我这个坏孩子。

命运,有时就如同你脖颈上的一根铁绳,和死神打声招呼,轻轻的一勒,一切便支离破碎。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让我浑然不知。

“送我回家吧,小七。 ”

没有拒绝,她很随性的跟在我身边。一直在耳边说的话,很愉快的谈话,突然让我觉得,她的微笑就是蒙娜丽莎,让我的心底滋生美妙,不忍分别。我突然激动的抱着她的身体,强行的把她摁在墙壁,她反抗着,我那么蛮横的吻上她的嘴唇。咚!手捶打在胸口的剧烈声音。

“你怎么能这样?文心!你怎么可以这样?”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生气的脸,有些复杂的表情。是在愤怒。

“文心,你想追我?你喜欢我?”

她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让我迷惑不解。我只是看着她是笑非笑的的眼睛,它们那样的明亮,扑闪着,眨巴着。我低着头,突然跪下。

“希望能和你在一起。小七,如果,我说如果,你没男朋友了,我希望下一个会轮到我。”

悄悄的牵起她的手,轻轻的抬起,郑重的吻上去。突然抬头瞥见了她的脸,明明是那般黑暗的夜晚,却突然间看清了那张脸上有些苍白,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半晌,她都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看着跪着的我。

“你给我起来!何必这样?傻孩子,我不值得你这样做的。明白么?”

她突然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只是,我窥见了她内心底的那抹忧伤,眼底透露的湖蓝色,让我心疼不已。

“小七,他能给你什么?给你无尽的耻辱吗?他把你的爱扔进了垃圾堆,你难道不能感受吗?”我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说的话一点没有经过大脑。

“文心!我求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她突然很失落,像坚强的围墙垮掉了似的,蹲在了地上,把头埋得很深,用手捂着自己的脸,我看不清一切,她此刻的心一定寒冷至极。我蹲在她的面前,轻轻的环抱她,手战战兢兢的放在了她的后背,就这样轻轻的抱住了她,她没有反抗,仍旧抱着自己,哭泣。

“文心,你还是回家吧!”

她轻轻的抬起头来,手伸到身后,推开我抱着她的双手,慢慢的站起来,仰望着天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还是那般看不透的内心。小七,你究竟是在掩藏什么?你眼中的深邃,令我感到陌生。又或者,只是我过多的想象。

(原来,你也怕黑:

心开始疼痛,紧紧的被自己揪住,毫无松懈之意。我很清楚的知道,她是在恐惧。

从父亲的口中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案子。

女孩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敲晕,醒来时自己衣衫破烂。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就这样离开了那个黑暗的没有路灯的街道。她的哥哥听说了这件事情,怒火冲天,发誓要给那个坏蛋厉害。他找到那个男孩,伙同几个人把他堵在墙角一阵毒打。看到鲜血的他,似乎更加的兴奋,脚更加用力的捶着他,一阵警车的鸣叫声,他们仓促而逃。女孩因为担心哥哥,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她蹲在地上,看着流着鲜血的陌生男孩,怒火开始往外窜。她随手拿起一旁的砖块,猛地向他的头顶砸去,血便从头顶汹涌的流下。警察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立马把她给拘留。可是女孩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说话,她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对面坐着的陌生人,紧紧的抱着自己瘦弱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男孩的母亲走到她的身边,拽起她就是狠狠的一耳光。

女孩似乎怒气更加的大,她吐了吐了一摊口水,正好吐在了她的脸上。女孩开始笑,发疯似的。

男孩的母亲面对这样的无理,再次扬起了手,却被父亲拦住,“你怎么不去问问你的儿子做了什么!”

女孩突然呆住了,愣在一旁,看着父亲。

“啊!”女孩痛苦的叫了一声,晕了过去。父亲反应快的,抱住了险些倒在地板的女孩。

“真是太瘦了,身体一点肉都没有。”父亲当初是这样给我形容的,他说那个女孩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那么的瘦,让人有忍不住想要保护的冲动,怎么能让她受伤害呢? 后来,女孩住院了。可是,那个男孩的父母一直揪着她不放,男孩伤势严重,已经陷入昏迷。他们每天到医院里去闹。

-------你以为你这样装死我们就会饶你吗?

-------你还我儿子!

-------我要让你蹲牢房!

-------你不得好死!

.......

女孩醒了,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切。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液体输进自己的体内。父亲去看她的时候,她正安静的睡着,一脸的苍白。父亲慌乱了,他掀开床单,女孩的手腕一片绯红,红色的液体那样悲壮的流下来,一滴一滴……然后是医生和护士手忙脚乱的赶过来,女孩被推进了手术室。角落里的一个男孩引起了父亲的注意,他从一开始就跟了过来,此刻把手放在自己的怀里,双手合并祈祷着。父亲走过去。

“你是她的家人? ”

“不是,我不是。”男孩的语气显得很紧张。

“人是我动手打的,和穆七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是个好女孩,可是,为什么,那个痞子,不就是家里很有钱吗?他们究竟要让穆七怎样,才能放过她? ”

男孩越说越激烈,父亲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你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吧!”

男孩慢慢的坐下,靠在椅子边,深深的吸了口气。

本文由浩博vinbet手机版发布于浩博vinbet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树上鸣冤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