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眼力

一名出差人员找了个交警问路:“对不起,这里去火车站要走多久?”年轻的警察默默在摇摇头。  “哎,这人太不熟悉业务!真没办法!”他自言自语着走开了。  “喂,喂,走到车站大约需要5分23秒。”突然,从背后传来了那警察的声音。  “为什么刚才不告诉我?”出差人员回头问道。  “刚才没看见你的实际步速啊!”

好不容易睡着,偏偏又被吵醒。和我同住一室的领导开灯起来准备开门时,我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领导见我半边身子裸露在外面,还叫我注意盖好铺盖。以前出差我都带有睡衣睡裤,这次走得匆忙就没准备,脱得光溜溜的。之前我们已经睡下,有人敲门,我也是慌不的地把衣服穿好起来开门。换成老板起来开门,我还以为还是这次和我们一起出差的其他同事交代的工作完成了来给老板汇报结果,心里面突然产生怜惜不忍的念头,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当看见走进来的是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就有点诧异和生气。

         我有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同事阿帅,一个中国明星全不知,韩国女团个个熟的同事阿帅,有他在总是让我们神清气爽,严重时甚至会笑着流泪,因为他手中总有一瓶风油精,并不是因为办公室有蚊子,也不是因为他被咬了,而是因为他有两个被堵住永远也投不开的鼻孔,每当憋得缺氧的时候,都会拿来吸吸,吸完了就快乐的蹦上了天。

查房查到“大爷”的头上来了,我们这次出差是参加当地政府承办的一次国际男篮比赛,我们公司是政府上门拉赞助的主要赞助方之一。老板亲临现场,没要求地方政府负责安保就已经是很够意思的了,半夜三更的还有人敢来“骚扰”,我也是郁闷无语。

     说起阿帅的鼻子还有一段故事,当年一起去T地出差,回来自以为感冒了,吃了一个月感冒药不好又接着一起去军训,在训练打拳上课的途中又病了一个月,病情轻时鼻子不通气,严重时两眼通红卧床不起,然后被军医李时珍扎了十针就成就了现在的阿帅:吸风油精,一连打30个喷嚏(从座位打到厕所),大鼻涕,说话发音不准导致我俩中间永远隔着一个小于负责传话等等,我们都转正了,然而他的病还没好。

本文由浩博vinbet手机版发布于vinbet浩博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警察眼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